原董事长被“双规”,7.34亿商誉致盈利隐忧!广

原董事长被“双规”,7.34亿商誉致盈利隐忧!广州农商行A股之路何解?




2019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经营性现金流“失血”进一步扩大,半年末不良率也较年初上升13bps。此外,鉴于广州农商行2018年曾计提过1.24亿元的商誉减值,该行现存7.34亿元的商誉或会为其后续盈利能力增添变数。寻求A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究竟怎么了?
 
经营性现金流“失血扩大
 
不良率半年上涨13bps
 
广州农商行近期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810.78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净流出513.3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失血”持续扩大。银行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反映的是银行与主营活动相关的现金净流入(出),在当前财务体系下,该指标或比净利润更能反映银行的盈利和造血能力。
 
通过分析广州农商行2019年上半年的现金流量表,记者发现,之所以出现上述经营性现金流加速“失血”的情况,主要因为该行近年来存贷比(存贷比=贷款总额/存款总额)上行趋势明显,贷款政策趋于扩张。Wind数据显示,广州农商行的存贷比,已从2016年末58.03%,上升至2019年半年末的72.49%。
 
在贷款政策趋向扩张的同时,广州农商行的贷款质量如何呢?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半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40%,较年初上升13bps;3个月以上逾期贷款占总贷款的比为1.37%,较年初上升19bps。2019年上半年,该行计提的与贷款相关的资产减值损失为21.53亿元,同比增长118.08%。
 
对于不良率的上升,广州农商行在中报中解释称,是“受潮州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对于贷款减值计提的大幅增加,广州农商行表示,“截止2019年6月,各项贷款规模及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同期、上年末均有所增长,对应需计提的减值损失也相应有所增长。”
 
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1.24亿元
 
大额存量商誉现盈利隐忧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半年末,广州农商行合并资产负债表上共有商誉7.34亿元。所谓商誉,根据会计准则的有关规定,它是在企业合并中形成的,是企业合并成本大于合并取得被购买方各项可辨认净资产(净资产=资产-负债)公允价值份额的差额,即某种程度上所说的并购溢价。此外,根据会计准则,企业合并所形成的商誉,至少应当在每年年度终了进行减值测试。若此时商誉可收回金额小于其会计账面价值,则需对商誉计提减值损失,上述减值损失会构成当年企业的成本。
 
今年初年报披露季时,因出现大额商誉减值造成上市公司利润下滑甚至亏损的情况不胜枚举,上市公司的商誉减值问题也因此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记者发现,广州农商行先后于2017年12月底和2019年6月底并购了株洲珠江农商行和潮州农商行,分别在其合并报表上形成商誉3.82亿元和4.76亿元。而在2018年,广州农商行对并购株洲珠江农商行形成的3.82亿元商誉计提了1.24亿元的减值损失,后者占前者的比例接近1/3。
 
记者注意到,广州农商行在其半年报中指出,其不良率上升主要“受潮州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那么,账面价值达7.34亿元的存量商誉,是否会为广州农商行后续的盈利能力增添变数?记者就此询问了广州农商行的有关负责人,未获对方回复。
 
员工人数连续下降
 
人力支出同比下滑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半年末,广州农商行共有签署劳动合同的员工7178人,较年初减少了43人。此外,广州农商行2018年年报也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签署劳动合同的员工共有7221人,较2018年年初减少55人。记者也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共计支出员工成本16.49亿元,同比下降8.90%。
 
持续减员与人力成本的削减,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记者询问了广州农商行有关负责人,对方未予回应。
 
近期违规事件频发
 
或为A股上市蒙尘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农商行的前身是始建于1951年、至今已有五十多年发展历史的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2009年12月11日,广州农商行在经银监会批准后正式开业。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登陆香港联交所。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行总资产为8533.46亿元,共有营业网点632家。
 
目前,广州农商行正在积极推进该行的A股IPO工作。但该行近期可谓是违法、违规事件频发。先是今年8月23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官网对外披露,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然后是今年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官网对外发布《十一届广州市委第七轮巡察公布24个单位党组织巡察反馈情况》,其中指出广州农商行“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问题整改不力”。反馈情况进一步指出,广州农商行“基层从业人员违纪违法问题时有发生”。
 
(资料来源:广州市纪委监委官网)
 
针对“基层从业人员违纪违法问题时有发生”的情况,记者发现,今年10月15日,广州市中院披露了一起广州农商行员工违法放贷案件,涉案员工共4人,违法放贷金额合计1.9亿元,后造成1.32亿元未能收回。此外,今年8月,广州农商行收到来自银保监会广州监管局的罚单。因“贷后管理不尽职”、员工“挪用个人消费贷款”等问题,广州农商行被罚款50万元,相关责任人分别被予以警告。
 
而自2017年6月20日登陆港股以来,广州农商行的股价一直呈下行之势。Wind数据也显示,2018年,广州农商行共有62个交易日出现了“零成交”的现象。就后续市值管理问题,记者询问了广州农商行有关负责人,未获对方回应。
上一篇:太火爆!昨晚广州塔站挤停,花城最大“城市客
下一篇:港媒:中国发展主义vs美国式内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