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真好!有一种“打工度假签证”,专为18到

 年轻真好!有一种“打工度假签证”,专为18到30岁的年轻人准备





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既不必花费巨额的旅行费用,也不用做一个来去匆匆的观光客,而是可以像当地人那样一边打工赚钱,一边潇洒旅行。
 
这样的“打工度假”模式,你会喜欢吗?
 
今天,路上读书给大家带来一本书《停在新西兰刚刚好》。
 
 
 
这本书的作者是旅行达人巴道,她在26岁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个秘密——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打工度假。
 
这一年,幸运的橄榄枝砸中了巴道,她拿到的“打工度假签证”,跨越一万公里来到新西兰,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打工旅行生活。
 
1.孤身上路,新西兰,我来了!
对于身在北京的我来说,地球另一端的新西兰,曾经是一个无比遥远的国度。2008年的一天,电影剧组的一位马来西亚同事突然告诉我:“你知道吗?有一种签证叫做打工度假签证,是专门为18到30岁的年轻人准备的。”
 
那时候我26岁,没什么钱,但年轻就是资本,我渴望看看不同的世界,同事的提醒仿佛给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还可以一边打工一边旅行!巧的是,就在这一年,新西兰率先对中国大陆公民开放了打工度假签证。新西兰移民局每年放出1000个名额,让中国年轻人到新西兰,在领略秀美风光的同时,充分体验当地的人文风情,签证的有效期长达一年。
 
 
 
我的心蠢蠢欲动,决定去试试运气。新的一年很快来临,我一边继续工作,一边默默做着准备。一切似乎比想象的更顺利:6月,雅思达标,体检通过;7月,签证开放申请,很快就到手。
 
2. 误打误撞的第一份工作
在旅馆,我认识了一群打工度假的女生。有备而来的小伙伴们很快都找到工作,各奔东西,毫无头绪的我去哪里找呢?来自马来西亚的康妮决定去南岛的基督城。大概是因为担心我,康妮建议我也去那儿,要是找不到其他工作,至少可以先在她曾经换宿过的农场落脚。二话不说,我买下了一周后飞往基督城的机票。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就在出发前的第三天,我忽然接到康妮发来的短信,说奥克兰有一份草莓包装厂的工作,你要不要做?我想,反正去哪儿都是要找工作的,大不了这张廉价机票就作废了呗。我爽快地回复康妮“好啊!”
 
 
 
草莓季已接近尾声,我的工作时间从每天10多个小时下降到3个小时,周薪也从600新西兰元减少到200,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钱,全都贡献给车费、住宿费和证件补办费了。
 
正当我不知何去何从时,在误车事件中偶遇的新西兰人布伦特发来短信,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住的东岸城市黑斯廷斯,说他可以帮我在那里的苹果包装厂申请工作。对口袋几乎已经空空的我来说,工作赚钱当然是第一要务,我毫不犹豫地告别了草莓厂,转战东岸苹果厂。
 
3.开着古董车去远方
到达黑斯廷斯的第二周,我做出了一个让自己都大吃一惊的决定:我要买车!之前为了补办护照东奔西跑,我已经深深体会到没车的不便。说干就干,我开始在网上搜寻二手车,很快就花1500新西兰元买下了一辆1992年产的三菱轿车。
 
这一买,银行账户的存款数字一下子降到200,怎么办呢?当然是继续打工啦。苹果厂的工作是朝七晚六,剩余的时间我可以送外卖。作为刚到黑斯廷斯一个月的“老外”,我写了一封长长的自荐信,幸运地拿到了必胜客的offer。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几乎跑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从毛利、岛民区的大家庭,到富人区的山顶别墅,从独居老人的小屋,到中年白领的聚会现场。我像个当地人一样,彻底融入了这里的生活,知道什么时候超市的蔬菜最新鲜,哪家二手店的衣服物美价廉。
 
4.换宿体验农民和修行生活
虽然眼前的生活安静悠闲,但我并不满足,还想体验更多。一个月后,我毅然决定离开背包客云集的季节工厂,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感受新西兰:换宿。所谓换宿,就是每天劳动三到五个小时,来换取免费的吃住。新西兰有一个提供换宿的国际组织,发放的小册子上收录了全国各地的换宿机构。在密密麻麻的联系方式中,我挑中了一家农场。
 
我带上全部家当,按照地址,开车一路向北,前往小镇韦尔斯福德。农场主人是一对结婚二十年的夫妻,主要种植大蒜和南瓜。我们早饭吃的牛奶、麦片、蜂蜜,也是自给自足。更让我惊讶的是,农场里的两头小猪,每天也享受着南瓜配牛奶的有机豪华套餐。还有,长这么大我才知道,原来牛也喜欢有味道的东西,农场里的牛吃的草是特意经过发酵的,这大概相当于我们人吃的泡菜和腊八蒜吧!
 
 
 
每天赶牛、圈羊、扒蒜、除草……农民的生活远比我想象的艰辛琐碎。但跟整天埋头装水果的日子不同,我不再介意雨靴里进了泥,也不再害怕各种土里突然冒出来的虫子,在这里,我重新学会了和大自然亲密相处。
 
体验过农场工作之后,我不再局限于北岛,把寻找换宿的大网撒向了南岛。我在纳尔逊城的一家豪华旅馆找了服务员的工作,可是在路上不小心遭遇车祸,我的古董车被撞得惨不忍睹。旅馆是老房子改建的,主人是一对同性情侣,一个懂六国外语,另一个是科技达人。在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他们成了我在新西兰最好的朋友,不仅收留了我的破车,让我轻装上路,还跟我说如果无处可去,可以随时回来。
 
后来,我又去了戈尔登湾,独自一人沿着埃布尔塔斯曼海岸徒步,全情感受新西兰的风雨、阳光、丛林、潮汐。再后来,我无意中在集市上收到一张传单,决定到上面推荐的佛教静修中心看看。这家静修中心位于纳尔逊的上穆特里——一个人口不到两百、没有公交车经过的森林小镇。这里的常住人口只有中心创始人夫妇俩、一位金发碧眼的尼姑,和一个在此学习了一年多的德国姑娘。
 
 
 
我在这待了整整两个月,工作很简单,就是剪剪杂草,轮流制作素食。闲暇的时候,我会翻翻佛教入门书,学习呼吸和冥想。不知不觉之间,我学会了控制自己,让自己更专注。
 
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我们都习惯了闷头往前冲,就算心里迟疑,也不敢停留片刻。然而不肯停留的人,往往比走得慢但走对路的人更加艰辛和痛苦。所幸,在距离北京一万多公里的新西兰,我完成了人生的一次“休耕”,摆脱了焦躁和不安。
 
5.再见,新西兰;你好,新生活!
休耕结束,充电完毕,我在新西兰的日子也不多了。
 
我曾听背包客们说过,新西兰赫赫有名的泰利渔业公司,总部在莫图伊卡,那里规模大,福利好,工厂门口还有一个专门给员工开的折扣店,可以说是打工度假者们的终极梦想。
 
为了让自己的新西兰打工度假生活不留遗憾,我决定去尝试一下这个所谓的终极梦想。很顺利,我拿下了海鲜工厂的工作,被分配在冷冻部门。这里跟我之前工作过的地方都不一样,几乎没有其他外国人,我作为为数不多的“老外”,得到了大家的悉心照顾。在切割了无数块麦香鱼,包装了无数袋比目鱼之后,我的技巧娴熟到随便拿起一块鱼,就能准确掂出重量。
 
2010年12月3日,我像往常一样换好工作服,来到工作间。部门负责人举着一个牌子进来,上面写着:今天是巴道最后一天工作的日子。她把牌子翻过来,另一面上写着:希望她接下来旅行顺利。大家纷纷鼓掌表示欢送,我跟他们一个个拥抱。这是我踏上新西兰的第365天,我的打工旅行生活就此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离开新西兰后,我去了另一个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从那里飞到澳大利亚,又去了马来西亚。2011年2月24日,历经449天的旅行,我终于回到了北京。越过了半个地球,我深深地明白:旅行不过是条路径,因为走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如果有人问我:“喜欢新西兰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不是喜欢,是爱!”我爱新西兰,爱那里的雪山、湖泊,爱那里的温泉、公路,爱深夜的大海、凌晨的电影院,爱那些一路上结下深厚友谊的朋友,但我更爱的是自己在那里留下的成长轨迹。
 
好了,《停在新西兰刚刚好》这本书就跟大家分享到这儿。听了巴道的故事,你是不是也跃跃欲试,想要开始自己的打工度假生活了呢?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占地9000平方米,珍藏天价美酒,探秘西北第一大
下一篇:雷诺董事长:明年让联盟关系回到正轨 不排除任